一本财经APP

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

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

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。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、深度、原创、独家报道,以及商业案例解析。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,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——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。

网信办通报微博诱导饭圈互撕的背后:疯狂的贷款追星

2020-09-21
8614
分享到

从贷款追星,看Z世代的消费观。

0_副本

文 | 禾雨

7月以来,国家网信办持续深入开展2020“清朗”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活动。

9月14日,网信办点名第二批存在问题的网站。

其中提到,微博等6家平台存在诱导未成年人参与应援打榜、大额消费、煽动挑拨青少年粉丝群体互撕谩骂的不良信息和行为。

“主要是高中到工作五年以内的。”据接近饭圈的吴莉观察,目前一些当红的流量明星的粉丝群体,年龄普遍偏小,且女生占大多数。

相对来说,在追星的过程中,这些流量明星的粉丝群体付费意愿更高。

但由于这部分群体中的相当一部分都没有收入,或者刚刚参加工作收入较低,为了支撑他们的高昂的追星成本,只能选择贷款。

追星成本上万元,粉丝被强迫消费

“我没有计算过,但肯定上万了。”追星女孩琳琳告诉消金社,她近几年的追星成本已经过万。

琳琳的微信头像、朋友圈背景都是她爱豆的照片,就连朋友圈签名也与她的爱豆有关。

在她爱豆生日当天,她还选择几个特殊时间点发了朋友圈表达对爱豆的祝福。

当然,这仅仅是她追星日常中的一个缩影,她对爱豆的支持还体现需要经济支撑的实际行动中。

“一般都是买代言或者买他演出的门票。”琳琳透露,由于她的爱豆还没有去过她所在的城市演出,所以她经常会去别的城市支持爱豆的演出。

在饭圈里,像琳琳一样愿意拿出真金实银支持爱豆的追星女孩不在少数。

智研咨询发布的报告中的调查数据显示,有69.04%的追星族曾经为偶像花过钱,4.67% 的追星族平均每月为偶像花费超过5000元。

“购买门票、官方周边、代言或推广产品,以及打榜。”吴莉说,这是追星女孩们主要的消费方向。

上述报告中提到,在追星族的支出中,上述四大支出的占比分别为42.51%、34.78%、33.33%、27.05%。

这些追星女孩中,不乏一些资金实力雄厚的粉丝。

据琳琳透露,她爱豆的粉丝中,就有人专门为追星买了一套房,“她专门拿来放爱豆的物资。”

她接着说,还有一些与爱豆有关的支出,都是“大佬”自己出钱。

但在追星族中,这样有经济实力的粉丝毕竟还是少数,更多的是没有收入来源的学生党或者是普通的工薪族。

“我们的规矩是,学生只需要做数据,不需要花太多钱,能力范围内就可以。”琳琳说。

但并不是所有的粉丝后援团都能如此“宽容”,大粉们以“道德绑架”等方式强迫粉丝消费的现象也时有发生。

“人手105张很难吗?”、“买一张连黑子都不如”

几个月前,微博上某流量明星的大粉为了给爱豆专辑冲量,以激烈的言辞鼓动粉丝消费。

饭圈里普遍流行一种价值观:为爱豆氪金越多,越能证明对爱豆的爱。

事实上,在饭圈里,粉丝集体出钱的情况并不仅限于此。

“一般情况下,如果是粉丝一起出钱的话就是做公益。”琳琳说。

她补充道,我们做的都是合法公益,所有的募捐都是有备案的,不然就算非法集资了。

吴莉说,做公益也是为了给爱豆树立正面的形象,也是一种宣传方式。

当然,也有粉丝后援会集资用于应援活动或打榜。

9月13日,男团“sky天空少年”成员李希侃粉丝后援会在微博公布账目明细。

2020年1月1日至9月13日期间,后援会总收入接近326.4万,其中326.2万为集资收入。

1

为自己的兴趣消费,本来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。

但现在,这已经成为部分追星女孩生活中的负担。

贷款追星:为哥哥借花呗

在饭圈里,贷款追星已经成为“家常便饭”。

据消金社观察,微博上晒出的追星氪金截图中,支付方式多为花呗。

但与此同时,“花呗追星一时爽,到期还款火葬场”的闹剧也屡屡上演。

这些靠花呗追星的女孩中,有相当一部分都没有稳定的收入,只能靠父母提供的生活费来覆盖追星成本,甚至还有追星女孩用父母身份开花呗氪金。

一位在辅导班兼职的老师在网络上表示,他接到几个孩子父母的电话,咨询孩子开花呗的事情。

经过沟通才知道,这几个孩子为了给所谓的明星哥哥买歌加销量,开了花呗,每个人都花了近三千。

事实上,靠花呗追星的女孩中,也有一些已经工作的成年人。

但对她们来说,支付完房租等生活成本后,偿还因追星而欠下的花呗依然是一种不小的负担。

“不支持。”对于这种贷款追星的方式,同样愿意为爱豆消费的琳琳给出否定的态度。

她所在的粉丝后援会规矩是,学生只需要做数据。

因为饭圈“潜网”的存在,内部规则极端化会给粉丝带来压迫感,从而导致不理智消费现象出现。

而诸如花呗、京东白条等提前消费工具的存在,更是放大了这种饭圈不理智消费的现象。

类比以恋爱中的PUA,大家通常把饭圈中让一个人逐渐失去理智,为偶像奉献一切的现象称为“饭圈PUA”。

为了摆脱这种饭圈PUA,追星女孩们开始倡导“solo追星”。

所谓的solo追星是指:

做不到为了喜欢的艺人被迫接受自己不喜欢的事,不用别人来教我怎么追星、怎么嗑cp,你喜欢你的,我喜欢我的,别想用粉圈规矩来pua我,我是追星,不是追你。希望大家的喜欢都是快乐自由的。

事实上,除了饭圈的道德绑架之外,相关平台的营销活动也加剧贷款追星的现象。

2019年底,微博利用平台点赞功能,为借贷平台做了一场营销活动。

活动规则显示,在借贷平台的借款金额大于1000元,点赞翻2倍;借款金额大于5000元,点赞翻5倍;借款金额大于8000,点赞翻8倍。

对其他人来说,看似毫无用处的“点赞”,在饭圈却是至关重要的“武器”。

在微博的上述活动中,追星族们购买爱豆代言的产品,通过排榜展示,为自己爱豆打榜。

在这个过程中,“点赞”量就是一个重要的数据。

为了获得翻倍的点赞数量,追星族们争相申请借贷平台的贷款。

本来是一场结合粉丝经济的成功营销案例,但微博却因为背负“贷款追星”、“利率偏高”的骂名而翻车。

当然,贷款追星不仅仅存在于网络中,也有一些未成年在现实中向周边人借贷追。

几个月前,佛山电视台报道一则新闻。

一位母亲向记者表示,自己正在读高一的女儿因为追星成绩断崖式下滑,且多次向周围同学借钱追星。

新闻中提到,在广东工厂里打工的父母,一个月收入只有6000元,除去房租和学费所剩无几,而追星女孩却常常几百几百向同学借钱。

事实上,贷款追星,其实只是现在年轻一代的消费观的一个缩影。

消费金融不可忽视的客群:Z世代

Z世代是美国及欧洲的流行用语,意指在1995-2009年间出生的人。

有研究机构指出,从2019年起,95后、00后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消费群体,这个趋势将持续到2030年。

这个群体有一个共同的消费特征:为自己兴趣付费时非常“大方”,但对其它的消费又“精打细算”。

95后的吴莉,用一个亚文化圈流行的买衣服的段子说明这个现象:

当她们看到Lolita时:才300多!好白菜啊!可以买!

但当她们买正常衣服时:这什么衣服要50?买不起!关闭!

“游戏、画漫画方面比较愿意花钱。”吴莉举例道,比如购买画漫画所需要的数位板及其他电子产品时,会比较“舍得”。

但与此同时,在购买其它物品时,吴莉又非常计较,她也会因为五块钱的邮费放弃已经选好的网购商品。

同为95后、00后的他们,实质上与追星女孩并没有太大的区别,只是消费的对象不同。

除了强大的消费潜力,他们也更为重视自己的信用记录。

有数据显示,在90后的使用者中,花呗的逾期率不到1%。有观点认为,受过良好教育的Z世代,对自身的道德要求更为严格。

但是,消费金融机构想要抓住Z世代,切入他们的消费场景中却并不是一件易事。

与微博陷入贷款追星的负面舆论一致,他们都背负着较大的道德压力。

以游戏分期为例,曾有多家机构尝试过该领域的分期业务,但都草草收场。

“会造成不好的导向,容易像腾讯一样,因为孩子沉迷之类的原因被骂。”某分期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,经过内部讨论,不鼓励游戏分期相关业务的发展。

不仅如此,经过野蛮疯狂的网贷收割时期,“90后人均负债”成为一代人的标签。

因此,即使在普通的分期场景下,针对95后、00后的消费金融产品,也极易备受社会指责。

对消费金融机构而言,Z世代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重要客群。

但想要真正抓住Z世代,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
推荐文章

拆解平安银行Q3:新一贷余额缩减约150亿,汽车金融业务大爆发

新浪“落袋”第四张网络小贷牌照:旗下P2P平台易e贷转型获批,注册资本10亿

银行信贷投放十年反思

微信版“花呗+借呗”全面开放,叫板支付宝

聚焦陆金所赴美IPO:转型平台模式,下探90万亿规模小微信贷市场